主页 > U级生活 >Curry「三」兄弟的故事 >

Curry「三」兄弟的故事

时间: 2020-06-06 浏览量:521

马库斯-汤普森

注:原文发于勇拓西决之前

Curry「三」兄弟的故事

那是2013年夏天。克里斯-斯特拉坎在洛杉矶,与斯蒂芬-柯瑞和赛斯-柯瑞在一起。当时他们正在鞋业巨头「ACI International」的CEO史蒂文-杰克逊的家中,与训练师罗布-麦克拉纳汉一起训练。杰克逊位于贝艾尔市的家有一个体育馆,这个场馆可以说是和斯台普斯中心球场一模一样。

这是斯特拉坎一次见证柯瑞兄弟一对一的机会。三星的一份代言合约为他们带来了一款配有最先进摄像头的新手机。他们让斯特拉坎拍摄柯瑞兄弟打球,将像素点投在两人身上。斯蒂芬刚刚从勇士队的季后赛中回归生活几个月,而赛斯在完成他在杜克大学的职业生涯后正準备进入NBA。

这是一场「弒弟」之战。

「斯蒂芬怎幺打怎幺有,」斯特拉坎周一回忆道。「赛斯甚至阻攻了几次投篮,然后就是因为他阻攻了,那些球才进了。赛斯有句名言:『斯蒂芬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赛斯真的觉得他比斯蒂芬要更好,他一直有这种感觉。」

在西区决赛中勇士队对上拓荒者队,两兄弟碰面的时候,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斯蒂芬和他的弟弟赛斯身上,据埃利亚斯体育(Elias Sports)报道,这是西区决赛第一次出现兄弟对垒。但,斯特拉坎,是你应该知道的第三个柯瑞兄弟。

他与他们,姓氏不一,血统不同。但是他和他们的关係——他融入他们的方式,他们倾听他的,和他一起欢笑,并信任他的方式——就像他与他们血浓于水。他没有他们的身高、运动天赋,或是投篮能力。他甚至在高中都没有通过校二队选拔。但他和他们谈论篮球、消化和分解比赛的方式,就好像他,如出一辙地,也能柔和地做出后撤步,退后一步思考问题。

他们不是同乡邻友,出身也不尽相同。他由纽约的一位单身妈妈抚养长大,跟斯蒂芬、赛斯与父亲戴尔在夏洛特享受的NBA生活相距甚远。但是,这些差异使他更加「富有」,其意义远超其那些金钱、地位、人脉。

斯特拉坎说:「我想说,这就好像我们来自同一个母亲。他们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切。看斯蒂芬打球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赛斯也是,我爱死他们了。对我来说,他们根本不是篮球运动员,我们是真正的兄弟。」

斯特拉坎(名字读音可为Strawn)在聚光灯下的时间不多。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幕后,隐匿在他的时尚装备和运动鞋世界里。若说广告宣传,那幺唯一的方式是通过经营他的非营利性组织『Kick’n It』,利用运动鞋文化的影响力和吸引力为社区服务,其中包括每年一次的製鞋运动,旨在对抗非洲污染土带来的致命疾病的传播,因为那里的人民对合适的鞋子太过缺少。

没有多少人,像柯瑞兄弟称呼「COSeezy」的这个人一样,那幺知根知底地了解柯瑞兄弟。在他们人生大大小小的关键时刻,他是他们忠实可靠的老朋友,对两人都是如此,他是知己,亦是领路人,他是这个小圈子里佁然不动的一份子了。在戴尔和桑娅-柯瑞夫妇的祝福下,在家人的拥抱下,他已经成为了这两位NBA球星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以对他来说,这轮系列赛(跟老爸老妈的行程一样)将是一段很长的旅程。

全世界都将在这轮系列赛中看到兄弟俩创造历史。他们的父母也会在观众的人海中,抛硬币决定各自支持哪个孩子。他们的妹妹,西德尔-柯瑞-李,嫁给了勇士队的后卫达米恩-李,当她的兄弟们对峙时,她也会有一段「中立妹妹」的历史。

但是斯特拉坎,在他的内心深处,将会为赛斯倾力加油。

「Steph有两个MVP了啊,」他说道,「爆米花也让他吃了。」

但赛斯还在为自己的职业生涯构建而努力。他在5个赛季里为6支球队效力。在达拉斯突破性的16-17赛季(前42场比赛,场均12.8分,投篮48%—均为职业生涯新高)后,与拓荒者本赛季签约(职业生涯新高的出战74场比赛,45%的三分命中率)前,赛斯上赛季由于左胫骨骨折错过了整个赛季。

「我的意思是,他经历了一段奇趣层出的旅程,才走到了今天的位置,」斯蒂芬这样评价赛斯。「他经历了一些严重的受伤和手术,这些让他错过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基本上是大学毕业那年和去年。所以对他来说,只要努力并明白自己属于这个级别,就会走上一条不同的道路。他对自己的信心从未动摇,他努力训练,努力打球,你能知道为什幺,在去年错过了整整一年之后,波特兰还想要他,为什幺他稳定在轮换阵容中。从这个意义上说,看着他克服重重困难,做自己,这个过程是很棒的。」

Curry「三」兄弟的故事

” COSeezy “克里斯-斯特拉坎,斯蒂芬-柯瑞和赛斯-柯瑞的朋友,Kick’n It的创始人。(Khristopher Sandifer/The Athletic特辑)

斯特拉坎几乎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母亲波琳,有一个大女儿,他还有一个姐姐和他爸爸住在一起。但在斯特拉坎小的时候,他们都长大了,也都离开了。所以从前只有他和他的母亲在纽约埃尔蒙特镇的家里,那儿就在皇后村外面,离贝尔蒙特公园近得能听到嘶吼声—那是赛马三重冠的最后一站。

7岁时,他遇到了两个男孩,他们后来成为了好朋友。布伦登-麦克雷和达扬-沃雷尔。从二年级开始,一直到高中,他们亲密无间。

斯特拉坎对读高校不感兴趣,但他母亲叫他必须上大学。他就根据自己最喜欢的运动员的去向申请学校。乔治城大学?因为艾弗森。马绍尔大学?因为兰迪-莫斯。他没有去这些学校的成绩,所以他只是浪费了申请费的钱。

「你说我咋去乔治城啊?」他边说,边开怀大笑。

一些垃圾邮件中,混入了一封来自利伯缇大学(LibertyUniversity)的信件,利伯缇大学是弗吉尼亚州林奇堡(Lynchburg)的一所私立福音派基督教学院。这些学校正在寻找有色人种学生,并提供了一系列资助机会,斯特拉坎接受了这份录取。他说服他的伙计布伦登和达扬和他一起去。在三人相处十年之后,他们无法想象各奔东西的情景。

斯特拉坎到了大学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篮球办公室。他打了条领带,穿了件系扣衬衫,宽鬆的长裤和考究的鞋子。他带了三封高中的推荐信,他非常想为篮球队工作。

2001年,当他还是西万哈卡高中(Sewanhaka High)的新生时,他没有入选篮球队。但他的两个哥们儿做到了,所以无论如何,每次训练和比赛他都会参加、教练最终让他记录数据。高二的时候,斯特拉坎进入了校二队,但他一直在为校队管理书籍。在校代表队的又一次尝试没有成功,所以他放弃了,最后成为两个队的全职统计员。

一场比赛他得到25美元,所以当两支球队比赛时,他赚50美元。那是个梦,真的。他热爱这项运动,即使不上场打球,他也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他想在大学里有同样的经历,所以他在利伯缇大学追求这样一份工作。他可能是第一个穿着教会服装带着推荐信出现的经理候选人。

他得到了这份临时工作,从经理小组的五名经理中最低地位的一位开始。他很快意识到,他不只是在统计数据。经理们被要求洗衣服、给水瓶装水以及干其他各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斯特拉坎喜欢,他整个人都投入这项运动之中,倾其所有。

他从一个新的角度看比赛,他听着人群拥挤的声音,他见证着每个回合在场上的表现方式,也见证着球员们打球时的精彩。除此之外,中游联盟的篮球手们如此的身长体壮也迷住了他,洗臭烘烘的运动衫是值得的。

「我很惊讶,因为每个人都这幺高,」他说。「在我的家乡,一个大个子身高是6英尺1英寸。看到6尺8寸,6尺9寸的小伙子们有这样的技术,我被迷住了。我就是喜欢篮球比赛,喜欢它,我不在乎我要做多少活打多少工,我只是想为团队尽一份力。」

布伦登最终离开了利伯缇大学。他讨厌它,太严格了,也太神圣化,感恩节假期后他便没有回来。但达扬很喜欢并坚持了下来。

斯特拉坎呢,他变成了「COSeezy」。团队经理通常都是穿着制服,这跑跑那颠颠,低调无名的助手。但斯特拉坎来不了那种事,他把纽约的风格带到了林奇堡。他在高中时被评为「最佳着装」,很受欢迎。大学也并没有改变他,他背的坎耶-韦斯特设计的路易威登「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背包,还有实时更新的潮流鞋子,就是明证。

在利伯缇大学,这样的风格是反文化的。校园里的酷男们都是传教士,用低沉的声音讚美和礼拜领袖的传教士。斯特拉坎呢,他带着世俗的情感,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像是一个被弃者。除了篮球队,那里还有其他的,不守「精神成长」那一套的弃子们,被斯特拉坎所吸引着。

2007年,里奇-麦凯被聘为男子篮球教练。没过多久,他就注意到了斯特拉坎对球员们的影响。很快,他就被升职了。麦凯创造了一个新的职位:学生助理。这份工作包括所有的经理工作,但同时还包括影片分析师和招聘组的职责。斯特拉坎处在比赛的另一个更深的层次,从一个完全独特的有利位置审视篮球。

斯特拉坎说:「麦凯教练发掘了我从未发觉的来自内心的爱。」

他不仅为他的球队观看和剪辑影片,他还必须为他们面对的每一支球队以及可能在锦标赛中面对的每一支球队这样做。这就是他初次邂逅斯蒂芬-柯瑞的原因。2007年3月,他观看了戴维森对马里兰的比赛录像,看到柯瑞在着名防守球员D.J.-斯特劳贝里身上砍下30分。当斯特拉坎被派去帮助挖掘塞思-柯瑞时,这一点变得尤为重要。

他们在2007年11月,赛斯访问利伯缇大学时第一次见面,一见如故。赛斯很安静,有点孤僻。儘管他很好地用他从父亲那里学来的柔滑作以掩饰,赛斯的周围还是像竖起了一堵看不见的墙,。

斯特拉坎说:「当我和戴尔在一起而赛斯不在的时候,那就像和赛斯在一起时没什幺两样。他们的言谈举止,音乐方面,篮球方面,还有他们那低沉地搞笑方式。你不必注意你说的话,他们都随性得很。」

「斯蒂芬呢,就比较像他妈妈。他长得像他妈妈,举止也像他妈妈。但他始终仰视着他的父亲,他渴望成为戴尔那样的人。但赛斯就是戴尔。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斯特拉坎知道这一点,因为他和赛斯一见如故。赛斯第二次回来到利伯缇做客的时候,他和斯特拉坎一起出去玩,两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这也说得通。赛斯痴迷于纽约文化。电影,音乐,他是Jay-Z的超级粉丝,从赛斯的社群媒体账号@SDotCurry就能看出其影响,ID引用了这位饶舌歌手着名的别名。斯特拉坎就像一个文化研究教授。所有赛斯因为在「新约」(基督教)家庭中长大而错失掉的经典,斯特拉坎都能给予还原。

次年3月,斯特拉坎前往夏洛特市观看赛斯参加高中全明星赛。戴尔和桑娅在底特律跟着斯蒂芬的脚步看2008年NCAA锦标赛。于是赛斯邀请斯特拉坎去他家看比赛。

「这是我们友谊的重要组成部分,」斯特拉坎说。「我和他在看斯蒂芬比赛。我们是他最大的粉丝,真的。」

那年八月,赛斯邀请斯特拉坎参加一场婚礼,这使那家人大开眼界。赛斯不是那种会邀请朋友过来的人。真是件神奇的事:赛斯和谁相处得如此融洽?

斯特拉坎说斯蒂芬从一开始就很酷,赛斯的认可就足够了。此外,斯蒂芬还从斯特拉坎身上收穫着欢乐,他身上流淌着纽约人的才华,那是电影和音乐的无尽源泉。

「斯蒂芬对什幺都爱得要死,」斯特拉坎说。「他认为我实在太TND有趣了。」

赛斯得到了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学校不想再错过柯瑞兄弟的另一位了,但学校想让他当红衫队员[译注]。不过赛斯自己已经準备好要上场比赛了,所以他选择了利伯缇。他和斯特拉坎形影不离,训练时一起,甚至不在场馆内时也在一起。他们一起坐在公交车上,一起戴着耳机看《24小时》里的杰克-鲍尔死里逃生,在客场之旅时合住一室。大多数假期,斯特拉坎都不能回家,因为纽约太远了,而且由于日程安排,篮球队准许离开的时间更少。所以他会在桑娅亲自邀请下,到柯瑞家去度假。

红衫(Redshirt),是暂停校级比赛一年的美国大学生运动员,以便提高技术并延长一年参加同级别比赛的资格。

在利伯缇大学时期,斯特拉坎如数家珍的回忆之一就是每次比赛后都能听到戴尔和赛斯说球。

「比赛结束后,戴尔给赛斯做了一个指导纲要,」他说。「这几乎就像他从记忆中丝丝入扣地截取胶片,仅仅是听他讲这些惊人的见解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对我来说,这是最吊炸天的事情之一。这是一个NBA球员,一个我清晰记着他何时仍征战联盟的球员,和他的儿子谈论比赛。作为一名分析比赛的学生,这简直不可思议。」

2009年夏天是一个过渡时期。斯蒂芬当时正进入选秀,赛斯则从利伯缇大学向其他学校转学,斯特拉坎毕业了。但首先,他们在夏洛特一起度过了夏天。他们整日地打篮球,斯特拉坎是两个兄弟的篮板手,他们也一起拿点东西吃,放鬆一下。他们一起观看了《明星伙伴》(Entourage)的整个系列,三人都是名声和兄弟都情谊交织在一起,他们的生活其实相似无比。

随着尼克队在2009年选秀中获得第8顺位,柯瑞一家把目光投向了尼克队。纽约的一切都指向柯瑞,所以(纽约长大的)斯特拉坎肯定要跟他们一起去的。毕竟,他已经向他们介绍了他最喜欢的电影《全款支付》(Paid in Full),以及一家杂货店里的碎乳酪三明治。他被僱用了。

儘管勇士队半路杀出并最终在第七顺位选中柯瑞,把他送到奥克兰,斯特拉坎仍然是与柯瑞同行的最佳选择。

斯特拉坎的工作是做柯瑞的「看门人」,每个人都必须通过他这关(接触柯瑞)。甚至没人知道柯瑞的电话号码。他负责跟进柯瑞的经纪公司「八角(Octagon)」的最新消息,并担任斯蒂芬的EA Sports代言的联络人,这是第一笔需要他参加活动并为该品牌带来知名度的合约。斯特拉坎和斯蒂芬也分担做饭的职责,不过斯蒂芬可以自己烹调,而斯特拉坎则听从桑娅的建议,藉助「梦中晚餐」(Dream dinners,一个家庭烹饪网站)做饭。

在与赛斯形影不离的日子之后,斯特拉坎突然与斯蒂芬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甚至不得不深入自己的影片分析背景,收集一些亮点,提醒斯蒂芬他自己是如何统治比赛的,希望能让他摆脱一些菜鸟时期的被动。斯特拉坎仍然记得蒙塔-埃利斯成为「柯瑞小队」成员的那一刻。

「3月14日。斯蒂芬的生日。」他说起柯瑞的新秀赛季时说道,「我们为斯蒂芬举办了一个派对,蒙塔用他的方式表达他(对柯瑞)的爱。他买了所有的酒水,付了所有的钱。蒙塔真的很拿斯蒂芬当挚友。」

Curry「三」兄弟的故事

岁岁年年,斯蒂芬、克里斯以及赛斯已经在一起这样欢笑很久了。(图片由克里斯-斯特拉坎本人提供)

最终,柯瑞雄起了,「八角」公司派了一队人去专门为他服务。斯特拉坎甚至更入幕后中的幕后。但这三个人之间的纽带早已万分牢固。他们不是在一起看电影,就是一起出去玩、一起大笑;如果都不是,那幺其中一个柯瑞就会一边看另一个柯瑞打球,一边和斯特拉坎来回发信息。

在波特兰对金块的次轮系列赛中,当赛斯和金块的威尔-巴顿进入对轰状态时,斯蒂芬很快就在Facetime上跟斯特拉坎通话,通话过程中他简直笑崩了。当柯瑞在第6场对阵休士顿的比赛中爆炸输出时,塞思和斯特拉坎一起发出了对斯蒂芬的讚歎之词。

还记得本赛季早些时候,去年12月,赛斯在甲骨文球馆对阵勇士队的比赛中的抢眼表现吗?他在第四节攻下勇士11分,在此期间对位斯蒂芬打入三个三分中的两个,包括一次对他哥哥的一记侧移撤步三分「火炮」。

「我给斯蒂芬上了道好菜,对吧?」赛斯在拓荒者1分险胜之后一看到斯特拉坎就对他说。

当然,斯蒂芬赛后也在庆祝他弟弟的表现。他很快指出赛斯的一些脚步动作有多出色。

「斯蒂芬很喜欢,」斯特拉坎说。「他把赛斯吹了个昏天黑地。」

你也知道,赛斯让他哥哥听到了他的声音。

「当然,他让我见识了。」斯蒂芬说。

这是他们人格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他们合作如此融洽的原因。斯蒂芬和斯特拉坎对赛斯骨子里含着同样的热情。当斯蒂芬上场时,赛斯和斯特拉坎也对斯蒂芬拚命地热爱着。

赛斯在本周接受记者採访时说:「这幺多年来,我一直在观众席上,人群中,观看斯蒂芬参加西区决赛,NBA总冠军赛。所以在球场上竞争(进入总冠军赛的资格)将会很有趣。我们俩的梦想成真了。」

他们一起看《明星伙伴》,一起吃喝活动的日子不像以前那幺多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家庭的责任,这限制了他们的兄弟三人在一起的时间,但如今的斯特拉坎,在(柯瑞)家中的位置仍然根深蒂固。他,是第三位柯瑞兄弟。

为什幺,这对他如此重要,以下便是原因。2011年2月,布伦登-麦克雷死于车祸。今年早些时候,达扬-沃雷尔死于哮喘发作。他儿时两个最亲密的朋友都走了。他们陪伴着他度过了青春期和高中,让他不再感到孤独,这是他妈妈唯二允许他一起过夜的朋友。不过周二开始,甲骨文将上演一场最令他欣慰的故事,以抚慰他倒下的朋友们带来的伤痛。

他,还有两个兄弟啊。

文章来源:虎扑社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在线娱乐|共建网络家园|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sunbet81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