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级生活 >从橡胶树到赛车场 >

从橡胶树到赛车场

时间: 2020-06-17 浏览量:126


轮胎──是又大又黑,对吗?OK,如同我们所发现的,其实还不只如此。

Translation:Y-P.Wang

在赛季开幕的澳洲大奖赛上,单一轮胎供应商Bridgestone依照F1车队的选择、总共带了2200条他们的製品抵达墨尔本,对于经典的Potenza轮胎来说,这里是这项产品漫长循环旅程的最后一站。

进入新的赛季,本刊特别从橡胶树到赛车场、为你追逐Bridgestone轮胎的生产过程。

这家日本厂商的产品,必须能够满足大奖赛的极端需求:高水準的性能、伟大的耐用度,每条F1轮胎所设计的寿命至少为200公里,工作温度超过100°C,而且每秒可旋转50圈(极速)。

然后还要面临后勤运送的挑战,以供应全部11支车队(现剩10支)、一年18次。 以下是那为数2200其中一条轮胎的故事,从澳洲站开赛的前几个月开始讲起。

上至下:装配工作;轮胎由日本空运至欧洲赛站;这是个高压力的工作。


澳洲站 倒数四个月
製造原料所需的橡胶树种,原生于巴西亚马逊雨林,但是Bridgestone的橡胶林则位于东南亚。
工人抽取橡胶的方式,和过去100年来大致相同:在树上割出沟槽,把流出来的乳胶收集在容器里(通常是使用椰子壳)。
根据赛道上的测试分析以及设计的进程,Bridgestone会在日本东京附近的工厂开始进行生产,F1轮胎的成分来自于SBR(苯乙烯-丁二烯橡胶),并依照苯乙烯和丁二烯比例的不同、来製造不同成分的轮胎。


澳洲站 倒数两个月
SBR亦掺混了许多其他的材料──强度充填物──像是碳黑素、硫磺以及工业油脂,轮胎各自的颜色是由碳黑素(原油燃烧之后所产生的精细粉末)的比例来决定的,此时并与橡胶混合。
碳黑素会让最终的轮胎产品很硬,因此会在混合的阶段造成一些难题,为了应付这些问题,所以要添加工业油脂(从原油精炼而来),简单来说,油脂的比例愈高、轮胎的成分就愈软。
在被称之为硫化作用的过程里,橡胶会混合硫磺、然后经过高温加热,硫分子会成为橡胶聚合链之间的介质,给予最终产品更大的延展性以及耐用度,以F1为例,这个反应过程至关紧要,因为它可以增进轮胎的耐热能力。
然后在原胎的边圈上涂布编织物(由人造纤维、尼龙或是聚酯所製造),以增加轮胎安装在轮圈上时的密合度,完成之后,将轮胎送去品管检查平衡。
一旦通过了品管控制,每条轮胎便会打上一组数字以及FIA条码,让这项赛事的主管机关可以依照正确的数量、将轮胎分发至所有车队,总的来说,每年要製造60000条F1轮胎。

澳洲站 倒数一个月
为了準备赛季开幕的澳洲站,这些轮胎要从东京运送8000公里至墨尔本。当欧洲赛程开始时,他们更要在东京成田机场打包、飞行15300公里至英国希斯罗机场,然后进驻Bridgestone位于巴克郡的蓝格雷基地,这里随时都有最多30000条的库存。
Bridgestone在蓝格雷僱用了70名员工,包括40名后勤装配人员以及20名工程师。
在传统的欧洲大奖赛上,比赛前一周会从蓝格雷派出四辆32吨货柜车的队伍、驶向主办比赛的赛道,载着总计2200条的乾地胎、半雨胎以及全雨胎。

澳洲大奖赛是这些经典Potenza轮胎漫长旅程的最后一站。

[NextPage]


澳洲站 倒数十天前
为了準备适合的轮胎,Bridgestone会在亚伯特公园赛道的围场里建置现场仓库以及工作站。在每场比赛中,每位车手允许使用14套乾地胎、四套半雨胎以及三套全雨胎(今年的半雨胎也会画上白线、以资识别)。

澳洲站 倒数四天前
从周三下午开始,轮胎便已经依照车队的需求、準备装上轻量化合金的BBS或OZ轮圈,Bridgestone技师可于每小时装配14套(56条)轮胎、并充填胎压1.3bar(19psi)──此时胎压低于正常程度,是为了便于排列綑绑,车队会依照锦标排名的次序、收到他们的轮胎。


澳洲站 倒数两天前
在周五两次各90分钟的练习赛中,每位车手会分配软硬两种成分规格的乾地胎共四套(每种两套),然后这些轮胎在周六练习赛之前会全部送回Bridgestone──并且不再使用。

澳洲站 倒数一天前
在接下来的行程中,车手会分配到剩下的10套乾地胎(每种规格各五套),同样地,每套轮胎都必须在排位赛开始前送回Bridgestone,最后留下每种规格四套,以进行排位赛和决赛。除非比赛历经溼地,否则车手在决赛期间必须两种规格的乾地胎均要使用(较软规格的轮胎会在四条沟槽的其中一条画上白线、以资识别)。

马来西亚站 倒数七天前
澳洲站次日,这些使用过的轮胎会送回日本进行检验、分析、回收或是绞碎,新的2200条轮胎已经準备好运往马来西亚、参加世界锦标赛的第二站。

Bridgestone数据小知识
F1优胜数:122场
F1轮胎年产量:60000条
每站轮胎数:2200条
前轮胎重量:9公斤
后轮胎重量:11公斤
工作温度:80~110°C
单场决赛转数:150000圈
半雨胎排水量:每秒34公升(极速)
全雨胎排水量:每秒61公升(极速)

[NextPage]


但愿当年
我也在场…
一位F1顶尖成员谈到空气中最简单的效应……



地面效应空力
Sam Michael
Williams技术总监



我希望会是我发明了地面效应空气力学,我很惊讶它竟然没有早一点被导入,它是如此简单的空气运用效应,而它的好处在如今看来尤其明显,今日我们花费了许多的时间专注于车底的空力,因为仍然还有许多地方可供开发,但是车底的木製底板让我们的工作比起1970年代要来得更加困难,我甚至会好奇:假如今日的赛车可以使用原来的地面效应规则,那不知道可以跑多快,答案很简单:会太快!但是,透过地面效应,让我们首次真正发现空力的重要性,因此它在F1的历史上佔有重要的一席。

 

Red Bull放眼更高的平台
Red Bull加入了Platform Computing平台电脑计算技术联盟,以使用他们的CFD(计算流体力学)软体、来增进该队的工程模拟技术。



Altran的工程机会
Altran工程学院开放徵选一个为期半年的Renault车队研发部门实习机会,本专案的目标在于帮助毕业生寻找此一领域的工作。



校园挑战赛到达高潮
今年F1校园挑战赛的最后高潮已于马来西亚站结束,由学生所组成的25支队伍竞相打造了小型木製F1赛车来角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在线娱乐|共建网络家园|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电玩奔驰宝马游戏机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伯爵电子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