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默生活 >从自在天思想的开展看印度教之兴起 >

从自在天思想的开展看印度教之兴起

时间: 2020-06-17 浏览量:183

自在天思想在《薄伽梵歌》(Bhagavad Gītā)中有了进一步发展。在诗歌中,黑天一再谆谆告诫阿周那人与神的新关係。这种自在天本尊现身跟其信众对话的情形,跟《白骡奥义书》里面诗人对于独一者引经据典点似的深奥沉思,大异其趣。而婆罗门的抽象思想语言也转为一般信众可以理解的话语,让人见到新的普民宗教之可能性。大自在天乃由抽象转为具体,湿婆摇身一变为毗湿奴(Viṣṇu)之化身黑天(Kṛṣṇa)。而在《薄伽梵歌》里面至高神黑天也自称为自在(13: 28; 15: 8; 18: 61),大自在(13: 22)或至高自在(13: 27)。此外,黑天亦自称为至高神圣原人(paramaṃ puruṣaṃ divyaṃ, 8: 8),而原人一词也不断地在诗歌中出现,甚至在《白骡奥义书》里面对于原人之叙述也被加以运用:

原人与自在之相关母题在《薄伽梵歌》中广泛被加以使用的情形,显示出其与《白骡奥义书》之间的密切关係。对于两者之间的关係,Basham 提出如下看法:

诚如Basham所言,《薄伽梵歌》与《白骡奥义书》彼此可相互参照发明。只是在《薄伽梵歌》中,唯一者不再是被冥想的对象,而是下凡世间,具有千变万化身体之最高宇宙主宰。为了让众生更容易理解与掌握,自在天的整体世界变成「既存于一,但又多样分散」(ekasthaṃ jagat kṛtsnaṃ pravibhaktam anekadhā) (11: 13)之神祇。此外,薄伽梵也变成了印度教对于湿婆或毗湿奴等自在天化身的称呼,其中自在天成了直接面对信众说法的世尊(Bhagavat),入世与出世智慧皆能出入。面对众生问题侃侃而谈,毫无保留,为其信者的最后归依。

着原人教义的开展而更形重要,成为印度教数论派(Sāṃkhya)出发的根本教义。但在《白骡奥义书》里面原质只出现过一次(4: 10),而主要提到的原初物质之概念为pradhāna(1: 10; 6: 10, 16),并且也只一笔带过数论瑜伽(sāṃkhyayoga, 6: 13)。然而,这些隐而未发之观点在《薄伽梵歌》得到充分发挥之余地,皆成了书中根本而重要的概念。显然,《薄伽梵歌》对于《白骡奥义书》中种种有关宇宙生成以及人神关係之冥思,乃更进一步进行具体而详细地加以陈述,并使之成为信奉运动之重要经典。《薄伽梵歌》最后一章有如下诗句:

如前所述,自在天不再隐身幕后,而是亲自下凡,跟众生大谈生死轮迴及解脱之道的上师,祂并且大显其身,让信众亲临不可思议之宇宙大祕密。而众生若能了悟自在天为转动宇宙的大有能者,时时刻刻念着祂的存在,便能与其合而为一。再者,归依自在天看来要比佛教的归依更为简单与直接,因为若能深信不疑,寻求自在天庇护者即为其信众,而这基本上是一种广开大门,来者不拒之态度。如此一来,信者与自在天发展出极为开放的互动关係,更开启了印度宗教的新境界。而自在天对于众生的眷顾也是不分彼此的:

信仰各种天神,祈愿获得种种现世利益,应为人之常情,然而,唯有自在天才是带领众生走向解脱的不二之神,应为信者之终极託付所在。吠陀时代的万神殿于此依旧存在,但这些天神(devās)即使其形体依旧,亦能接受众生献祭,然其时代任务已经结束,天命不再,而无以为继。只有新出世、独一无二的自在天,接收了旧时代的万神殿,以其不可思议的全能神威以及超越一切无所不在之身分,成为众生的託付所在。其与信者之间的关係极为全面。是故,唯有自在天方能解救众生之苦,成为人间唯一救度者:

信仰或信心(śraddhā, śraddhāvat)一辞大量出现于《薄伽梵歌》,成为新时代宗教运动的指标性概念。不过,śraddhā一词在初期奥义书里面已经出现,然其意涵不一,亦非为指标性的观念。而由《广林奥义书》看来,śraddhā跟心(hṛdaya)与意念(manas)做为有关之活动:

从以上引文看来,初期奥义书时代的raddhā是一种互相依赖与信赖的关係。而这可由行祭祀与答谢礼之间的关係看出。所谓答谢或答谢礼(dakṣiṇā)是指祭祀之发愿者(yajamāna, 施主),也就是祭祀费用之支付者,其对于施行祭祀的祭司所付之酬劳。不过,施主与祭司之关係,在此以信心加以概括,显然是一种涉及宗教行为上之人际互动关係,但并非是对人神之间关係之描述。不过在此提及的信心的确涉及人在心灵意识上之作为。

然就《薄伽梵歌》而言,śraddhā所涉及的是宗教人的本质问题。这个问题已非信心本身所能涵盖,而是更近一步对于神灵世界的信仰问题。首先,宗教人的本质就是对于的超自然的信仰,所以不管是祭拜先人还是天神,对于宗教人而言,都是极为基本的表现,也是人存在意义(sattva)之所在。祭祀活动在《薄伽梵歌》当中被列为最为基本的信仰,但已非前面奥义书所见祭司与施主之互动关係,而跟世间众生之生命本质有着莫大的关係:

这种信仰是个人在世间对于超自然力量之臣服,因人格特质上的差异而导向对不同鬼神之祭拜,并未能让人获得真正解脱。另外一种信仰是信者跟大自在之间的关係,在《薄伽梵歌》里面则以阿周那跟黑天为例来加铺陈。这是一种信任与託付的对话关係,信仰于此是指那些能好好聆听自在天教诲,以消除心中诸般疑惑,从而获得生命再出发动力之心灵。在《薄伽梵歌》接近最后的章节里,黑天跟阿周那如是说:

在此,信仰除了要有信心之外,还要有智慧或知见(jñāna)加以配合。而就印度宗教而言,智慧是认识到人有限本质而想来获得解脱之努力。这种努力有赖智者之教诲来加以成全。智慧在此与愚痴(moha)成对比,人一旦在心灵上的无知便会让一己陷于轮迴当中,因而寻觅不着解脱之道。自在天以苍生为念,教导阿周那自我(ātman)跟众生无法分开,而自在天为信者最后依归之智者,因此自在天成了以救度众生为职志之菩萨,随时引领信众,也为芸芸众生开启智慧与信心之门:

化身为智者的自在黑天,帮犹豫不决,迟迟无法做出决定的阿周那上了堂重要的生命课程,让他了解到如何善尽世间职责,而将一切结果交给自在天之深长意义。虽然黑天为宇宙生灭之终极源头,但其跟信者之间,既形同师生,亦情同朋友(4: 3)。神人之间相得益彰之关係,成就了印度宗教史上最为重要的一段信仰对话。同时使《薄伽梵歌》成为千秋不朽语录。

相关书摘 ▶印度宗教中的身体观:整个大自然皆是可能的「梵」之领域,也是「我」之展现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宇宙、身体、自在天:印度宗教社会思想中的身体观》,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黄柏棋

这本书是中文世界少数有关印度宗教社会思想史的专论作品。作者透过身体观在印度思想史的开展,探讨了从初期到中世相关印度思潮演变的重大意涵。书中以婆罗门和佛教在印度思想史之互动为论述主轴,具体而微地讨论了普世社会、奥义书身体现象学,佛教身念观、自在天,观自在,密续及神意裁判等主题,将印度宗教社会思想史的重要课题作了深入而具比较意义之宏观考查。

作者为国内研究印度宗教的开创性学者,拥有良好的语言文献学训练,熟习印度宗教典籍与当代国际学界的研究成果,全书展现对印度宗教社会思潮的渊博学识,以及极具创见的学术见解。

从自在天思想的开展看印度教之兴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在线娱乐|共建网络家园|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日博app官方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十六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