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生活家 >Cabakura Union的斗争:一个酒店公主的工会 >

Cabakura Union的斗争:一个酒店公主的工会

时间: 2020-08-13 浏览量:522

责任主编:张心华

中译说明:位于香港的「亚洲专讯资料研究中心」(Asia Monitor Resource Centre,AMRC),固定发行有以英文出版的季刊Asian Labour Update,每期都有一个专题,来报导评论亚洲劳工及工运的现状:2010年秋季号(76期)的专题为「亚洲服务业劳工的组织经验」(Service Workers Organizing in Asia)。服务业部门的劳工组织工作,向来是台湾工运最弱的一环,且如同其他製造业外移的国家,服务业劳工当是工运对应此情势下重要的策略性组织目标,因此这一期的专题文章或可提供我们借镜。此期季刊全文可见此键结(PDF格式)。本篇文章由饭野步以日文撰写、无固定职业者全般劳动组合大会副议长千々岩弦翻译为英文,这里的中文版本则由陈品安从英文翻译。

无固定职业者全般劳动组合(The Precariat Union;Freeter Zenpan Rodo Kumiai)成立于2004年,至2010年10月止,会员约有250人,其中大多数为非典型(non-regular)僱用劳动者(原编按:正式﹝regular﹞僱用劳工一般是指全职、不定期契约﹝长期雇用﹞且享有法定劳动基準权益的劳工,此词彙常见于日本及韩国)。日本工人趋向于加入建立在各自企业内的工会,但非典型僱用劳工与中小企业的正式僱用劳工们却因此被排除在工会之外。这些工人便一起组成无固定职业者全般劳动组合,他们的职业、行业差异甚大,举例而言,包括电话客服中心的员工、程式设计师、清洁工、咖啡店员工、看护工、司机和保全人员等。

无固定职业者全般劳动组合在2009年12月发起成立Cabakura Union(缩写为Cabauni或CU,以下简称Cabauni)作为产业别的支会,日语新词cabakura代表「夜总会、酒店、俱乐部」之意,正式名称是「交际应酬餐饮场所」。根据「成人娱乐事业法规」,该营业场所必须向地方当局,如东京都公安委员会,进行登记才能营业。据调查,登记在东京都管辖範围内的此类营业场所,于1998年有9,264间,2008年时则为9,486间。

在Cabauni成立之前,从事酒店服务的女姓劳工日渐频繁地向无固定职业者全般劳动组合求助,一些劳资争议因而获得胜利。无固定职业者全般劳动组合举行记者会,宣布Cabauni正式成立,从12月27日起开始受理来自酒店服务业劳工的电话谘询服务。谘询电话的数量超过工会的预期,甚至有些劳动者马上就加入新成立的Cabauni。

简要地说,cabakura就是女招待陪坐在男客人身旁,活泼地聊天、满足客人需求的地方,也就是俗称的酒店。女招待,或称为酒店公主,藉由鼓舞客人为自己或公主点酒来增加收入。男客人们可以「指名」他们喜欢的公主来坐檯,公主们除了坐檯的时薪外,被指名也会有一定的奖励,只要有愈多客人指名,就可以赚愈多钱。

酒店公主时薪根据各地有所不同,大约在2,000~5,000日圆之间(目前汇率约等于720~1,800元新台币)。她们工作最重要的部分是活络气氛来取悦客人,原则上禁止身体接触。可以说,酒店公主的工作是情感劳动的一种形式,需要花费工作外的时间来维持与客人心理上一定程度的亲密关係,像是频繁地以电子邮件或简讯与客人联繫、了解客人的喜好与状况,以及「同伴」、即公主在上班前会先陪伴客人到其它地方共进晚餐,之后与客人一起到酒店。酒店公主上班的原因通常都是为了补贴白天工作薪资的不足、缴学费,或是单亲妈妈为支持家计而选择这份工作。

Cabakura Union的斗争:一个酒店公主的工会 照片说明:,Cabakura Union的会员们游行经过东京新宿区的靖国通。她们身穿酒店公主的上班服饰,手举牌写着「罚金禁止」。 照片来源:清水直子

2009年,在无固定职业者全般劳动组合开始接受谘询电话之前,酒店公主这个职业突然变成大众媒体的热门话题。在日本最大娱乐产业区域──东京歌舞伎町中撑起半边天的酒店公主开始出现在电视节目中、它们突显酒店公主惊人的年收入,专门报导这个主题的杂誌变得非常流行。这些讯息管道建立了大众的观念,认为当酒店公主陪酒是一个富有魅力的工作:藉此,年轻的女性可以穿着漂亮的服装,绕过类似学历等等的障碍,得到优渥的工资。甚至有排名指出,酒店公主的工作是国、高中学生最想从事的职业之一。

然而,其实只有非常少数的酒店公主可以固定赚取很高的收入。事实上,成千上万日圆的工资被雇主非法扣薪,作为迟到与错过工作日的处罚;同样地,若酒店公主没有得到预期的指名坐檯数,雇主也不按正当程序来扣减时薪。

雇主另以缴交「员工福利费」为名随意扣除员工的薪水,且不经任何解释。如此,公主们的生活并不是那幺光鲜亮丽,反而因此存在风险、不受保障。

Cabauni所接到的案件,揭露了这个产业在迷人形象下隐藏的那一面,拖欠工资是最常见的申诉。根据《劳働基準法》,劳工有在14天前向雇主预告离职而不需受罚的权益,当实际的劳动条件与先前雇主说好的条件不符时,劳工有权马上离职。儘管劳工有这些法律权益,酒店的雇主声称劳工必须遵守当地产业的「地头规矩」,在一个月前预告离职。因无法忍受工作环境,在短时间内逃跑或离职的劳工,没有遵守上述规矩,就会被处罚高额的违约金,或是只能领到比应领薪资较少的工资。被扣减的薪水可让好几小时的工资都化为乌有,最糟的是,甚至有劳工的薪水计算出来居然是负数。另一种常见的申诉是不经正当程序、也不付钱的违法解雇,雇主的理由是「她们没有带来销售业绩」。Cabauni接到的案件也透露着猖獗、氾滥的性骚扰与职权骚扰(注一)。

除了女性的招待员以外,酒店也雇用男性的服务员,通称为「少爷」(译按:英文版是用boy这个字,查不到原来日文的用法,暂以台湾俗称的少爷称之)或「黑服」,来执行送酒、结账等服务。这些男性劳工也加入Cabauni,因为有些人每天都被虐待,遭雇主拳打脚踢,由于害怕更进一步的暴力和报复,他们请求Cabauni协助,以「安全离开职场」。

当这些无法无天的情况发生时,酒店经营者声称产业中有所谓「不需言明的夜店规矩」(译按:日文的写法是「夜の常识」),坚持他们「没有理由」将工会的诉求列入考虑,因为他们才是「受骗」的一方。

Cabakura Union的斗争:一个酒店公主的工会 ,游行队伍经过新宿区的歌舞伎町。布条上的四个汉字是「业界改善」。 照片来源:清水直子

最终,樱井凛的案件促成Cabauni的组成。樱井凛曾在东京一间酒店工作好几年,她遭遇到的情况极其恶劣。由于酒店经营者持续对她性骚扰,她精神状况不稳定,迫不得已而休息一阵子,酒店便扣留她的薪水。樱井一开始先到劳动基準监督署谘询,依照所得的建议,透过能够证明酒店会收到信件的邮寄方式,在信件里向酒店提出要求,希望可以要回她的薪资。酒店老闆却告诉她「妳所说的没有意义」,而政府官员也没有进一步介入此事。

后来樱井在2009年5月加入无固定职业者全般劳动组合,并安排与她的酒店经理进行劳资协商会议(儘管不是传统意义上单一工会对单一资方的劳资协商会议)(注二)。代表出席的经理非常没有诚意,开会前,大家都知道那名对樱井性骚扰的管理者喝了酒,而他的主管,也就是区经理(负责管理数个酒店)亦毫不掩饰对《劳働基準法》和《工会法》的蔑视。之后他们为了躲避谈判,竟关闭该酒店不营业。

在这种情况下,樱井决定成立酒店公主的工会,也就是Cabauni,她的行动也得到无固定职业者全般劳动组合执行委员会的支持。Cabauni的任务是针对这个产业特殊的条件和弊端,组织集结劳工来进行斗争。Cabauni初期的目标就是解决樱井的案子,并回应愈来愈多酒店服务业劳工寻求协助的谘询。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之一就是透过记者会宣布工会合法成立,并透过大众媒体曝光。

2010年3月底,樱井的案子在Cabauni成立不久后终于有所成果。为了让酒店的管理阶层回到谈判桌上,Cabauni对相关集团的酒店发动一连串直接行动,3月26日在歌舞伎町的示威游行让整个抗议行动达到高潮,工会发出最后通牒,随即就收到来自酒店回覆,表示愿意与工会和解。

工会告知酒店理阶层,在游行示威时,队伍会经过该集团其中一间酒店,在这间酒店外,工会将樱井事件告诉群众,且这是游行主要的口号(透过大声公强调诉求)。

在游行当天,Cabauni成功地展现他们要改善业界弊端的决心,约有三百个人参与游行,用广告气球悬挂的布条上写着「业界改善」四个大字,手举牌的标语是「职权骚扰反对」和「罚金禁止」。这场游行非常成功,也代表着樱井案即将获得胜利。樱井的老闆最后同意将扣留的薪水还给她,以及骚扰的赔偿金,并正式向樱井道歉。Cabauni在日本最大的娱乐区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许多劳工向工会求助前会先到劳动标準监督署谘询,樱井的例子就是其中之一,应该说,政府官员对劳工隐晦地表示要遵守「夜店规矩」,打击了劳工战斗的意志,因此,Cabauni也必须与政府谈判,追究相关责任。同时,更有来自遥远地区的电话要求成立Cabauni的联盟工会。工会开始陆续进行许多谈判,有些案件也已经结案。

当许多经营者拒绝回应工会集体的诉求、或是开了会却没有任何进展时,仍然对工会是很大的挑战。在这种情形下,工会必须持续採取行动,在营业时间抗争、将抗议活动的画面传到网路上、甚且是到雇主住家门外抗议,这些行动是为了不让老闆逃离工会的手掌心。在日本社会中对该产业仍有一些根深蒂固的歧视,像是「忍受性骚扰是酒店公主的工作之一」的想法,必须要被纠正。

毫无疑问地,我们的斗争将持续艰难,然而,我们确信,当那些不被认为是劳动者的人们发声时,世界一定可以改变。

致胜的关键要素 • 工会法允许个别工人加入工会,且雇主有义务针对工会的诉求进行团体协商。 • 在接到酒店业劳工的电话前,无固定职业者全般劳动组合中有会员的亲友在相关产业工作,所以对该产业的工作状况很熟悉,并未存有偏见。 • 无固定职业者全般劳动组合中女性的谘询人员回应劳工求助电话时较为上手,因此,Cabauni成立初期便决定所有谘询人员均由女性担任。 • 机动性:举例而言,不管是白天或夜晚,工会都能在短时间内动员到会员。 • 工会会员非常努力地和媒体接触,并且密切地合作。 • 工会的会费相当低廉,每月500日圆(约180元新台币)起跳。 • 疯了吗?无论是好是坏,愿意激昂地走上街头一定比总是用「行政态度」处理事情要好得多。

如需更多资讯(日文),请参考 Cabakura Union 的部落格 无固定职业者全般劳动组合的网站 无固定职业者全般劳动组合的部落格

附注

一:职权骚扰(power harassment)的定义是指在组织里的权力关係被滥用的情况。职权骚扰会让日常工作环境变得不友善,也增添劳工的工作不安全感。职权骚扰通常是以训练或指导劳工作为正当化的理由。2000年,《男女雇用机会均等法》第十一条修法后规定,雇主有责任回应劳工的需求,并採取防止性骚扰(职权骚扰的一种态样)的相关预防措施,这意味着公司必须重视并承认相关受害者的诉求。虽然该法不太能作为其他职权骚扰的请求权基础,但日本工会通常都会主张《劳働安全卫生法》第一条与《劳働契约法》第四条作为职权骚扰的请求权基础。政府单位曾发布相关準则提及上述规定。

二:虽然有些酒店是独资且独立营运,但通常登记在虚壳公司底下。举例而言,商业登记证的副本通常只呈现其创业资本为10,000日圆(约3,600元新台币),若要从登记地址循线找到负责人是非常艰难的任务。在樱井的案子中,工会对于酒店的行动就是—在营业时间集体造访酒店,并与劳働委员会一同整理酒店的违法资料—强迫负责的经理参加谈判。当樱井上班的酒店关门后,工会持续在营业时间造访其他同一集团下,仍在登广告招募员工的六间酒店。当然,该集团并不承认他们控制这六间酒店。因此,集团确切的经营规模和组织仍不清楚,据推测,经理是因为害怕公司的营业细节会被曝光,最后决定出面和解。

延伸阅读

按此键结可连结至YouTube关于Cabakura Union的相关影片

点阅 亚洲服务业劳工的组织经验 阅览本系列全部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在线娱乐|共建网络家园|网站地图 申博官赌场 申博138sunbet真人